拜訪神仙的花園--登南湖大山

兒子剛考完國中基測,開車接他回梨山的路程中,行經南湖大山的登山口,問他想不想登山,兒子毫不猶豫的回答:「好啊!」。



 

就這樣我們開始了一連串的準備工作。翻出了塵封近二十年的鋁架;下山為兒子買了一雙休閒鞋;到五金行買了幾個鋁製扣環。由於兩個月前扭傷了左腳尚未完全復原,右手也因長時間工作仍為「網球肘」所苦,擔心登山的過程中出狀況,行前我們先到合歡溪的水源地試了一趟腳程。再來就是繩結的複習。看到我和哥哥在練習緩降,小梨子也吵著要玩,沒想到練習最多的竟是她!







 

早上6:30由思源啞口出發,抵達登山口已過了10:00。再來才是辛苦的路程,負重上坡是耐力的考驗,雖然沿途盡是美麗的松林,但實在沒什麼力氣欣賞。

 


大片的二葉松純林,可能遭到松材線蟲的侵襲,有些已枯萎、死亡。




 


二十年前流行的登山鋁架,如今已成為古董。但我相信行程順利的關鍵在「人」而不在裝備。


兒子下山讀書三年,除了假日,都是在學校渡過。與父母親的談話並不算多,尤其近一年來,學校對功課的要求加重,休假的時間減少,疏離的感覺愈來愈大。一晃眼間,孩子已長得比我們都高了,雖然臉上的稚氣仍彷彿留存,但數年來在外的生活,已看得出獨立的性格漸漸成型。當父母親大概免不了希望自己的孩子品學兼優、允文允武,但我總覺得不應將這樣的壓力加諸於孩子身上。喜愛山林之美的孩子不可能變壞,如果他能在登山的行程中找到樂趣,那將是我們為人父母的極大快樂!

 

第一天夜宿雲稜山莊,雖然只是個具有50個睡袋位置的山屋,但對登山客而言,已是極為豪華的宿點。晚餐是山莊屋頂收集的雨水煮泡麵,經過一天的疲累後,這已算是很好的一餐了。

 

第二天途經「審馬陣山」、南湖北山後,幾乎全是圓柏與石楠,冷杉已無法再生長。再翻過兩個陡峭的山峰後,眼前的林相幾乎令人難以置信。我們彷彿進入了神仙的花園,千年的古柏隨處可見,園藝巧匠所追求的極致,在這裡早己俱備。但即使匠心獨具,也難有足夠的壽命來修塑千年的圓柏,所以稱之為「神仙的花園」一點也不為過。

 

沿途的天氣都不太好,一大片的威氏帝杉原始林靜靜的聳立在大霧之中。




雲霧中的鐵杉



從雲稜遇到的一支隊伍,是到南湖大山研究地質的大學生。


 

審馬陣山的三角點



在南湖北山下遇到的黃鼠狼,不太怕人。



前往南湖山莊的路上,國家公園架設了許多的輔助繩索。



險峻的山道只能以攀爬的方式前進



回首來時路,真的是有點驚險



即使在貧脊的高山坡地上,草木仍極盡努力的生長





神仙的花園




圓柏的生長速度緩慢,這樣一棵圓柏,需時千年。



並不高大的石楠,如果是在古典小說「聊齋誌異」中,它早已具有幻化人形的年齡。







圓柏用自己特殊的樹葉,擷取山嵐中的濕氣,即使不下雨,圓柏也可以用這樣的方式,使自己站立的土地受到灌溉。




千年的圓柏,遠非一般庭園盆栽可以比擬。



我們小心奕奕的通過了這片「神仙的花園」,儘量避免背包摩擦到樹皮。



南湖大山主峰(這趟的行程天候狀況不佳,主峰的山頂難得露面)



即將到達的南湖山莊,就位在主峰腳下



夜宿南湖山莊,兩隻雄鹿到山莊前吃草,對於燈光並不畏懼。可以想見近年來的登山客,對環境及野生動物的友善情況。



第三天早晨登上南湖大山主峰,沿途有些危險路段,我們綁上了繩索,彼此確保安全。



南湖山莊附近有許多圓柏遭到砍伐的痕跡,但留存的仍多。


 




由主峰俯瞰南湖山莊,在強風的吹襲下相當刺激。




回程,在審馬陣山附近,一隻雌鹿就在眼前進食,雖然也害怕我們靠近,但戒心不大。



一個在冷杉林內活動的龐大猴群就不同了,大多數的猴子在林邊的樹枝上,好奇的觀察我們,猴王警戒的跳出杉林,站在離我們最近的一棵小松樹上,避免我們太靠近牠的子民。


三天半的行程,除了睡覺、吃飯,大概都在走路,兒子並沒有因為這樣的疲累而抱怨。沿途我以對山林的有限認識為他解說,他也能領略到其中的美。這篇文章的所有照片,除了小梨子外,都是他所捕捉的畫面。順利完成這趟行程,當然令人高興,但能親自帶著兒子開始走進山林,更讓自已感到欣慰。    阿生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紀老大姓名心理學 的頭像
紀老大姓名心理學

紀老大姓名心理學

紀老大姓名心理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